院长1号

把时间染上一缕黄,等你的开场。

【鸣佐】不曾错过(番三·接)

五年后请自动脑部叔助和叔鸣

五年后

某天,已经当上见习老师的木叶丸苦哈哈的找到了鸣人,悲愤的告状道:“喂鸣人哥,你家俩孩子就是个恶魔吧恶魔!”
已经有了足够的当爹感觉的鸣人边整理着卷宗边十分疑惑的问他什么情况,连佐助都诧异的看向这边。
当年从树里蹦出来的孩子已经长到五岁了,两人自问还算是教导严苛。
木叶丸凄惨的道:“那天上学,有不懂情况的孩子问他为什么没有妈妈,倒有两个父亲。你知道那俩个小鬼做了什么么?!”
鸣人和佐助对视了一眼,这样的情况他们是考虑过的,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样的结论。于是两人看向欲哭无泪的木叶丸。
实际上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因为孩子们对大人的事情并不了解,所以上学的第一天做自我介绍,当面麻说出自己有两个父亲的时候,便有同龄人奇怪的问了那个问题。
面麻似乎有些发愣该怎么解释比较好。
本来当上见习老师还在为第一天上课便教了鸣人和佐助孩子的事情而沾沾自喜的木叶丸还沉浸在自己为人师表的美好想象里。
只见面麻的弟弟,宇智波佐良站了起来,不疾不徐的走到了讲台前。
他生的和佐助并不很像,但是仍然眉眼夺目非常可爱,又带着点不属于同龄人冷傲的感觉,往台上一站下巴微抬,便吸引了无数女生的目光,本来乱糟糟的教室渐渐安静了下来,都盯着面前这个看起来简直又帅又拉风的孩子看。
宇智波佐良小嘴一张,相当镇定的用奶声奶气的声音道:“有两个父亲不好么?!是谁规定的只许有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的?”
同龄的孩子们都被这种几乎质问口吻的反问蒙圈了。
接下来宇智波佐良小朋友用了半个小时给全班同学包括木叶丸来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洗脑,他词都不重复的站在台上滔滔不绝将所有小屁孩儿的三观颠倒了个个儿。
叨叨的他的哥哥漩涡面麻耳根子长了一层茧。
但是显然对班里的同学来说简直是奇效—他们回家后拽着自己的父亲母亲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非要两个又酷又帅的爹。
谁劝都不行。
家长们没办法对两个孩子怎么样,况且这道理无法反驳,于是在尴尬和闷气下一纸状书告到了六代火影卡卡西那里,说木叶丸执教不严,管理不当,不能胜任老师的工作。
木叶丸简直横着也中枪。
鸣人跟佐助听完哭笑不得。木叶丸还在嚷嚷着要鸣人给他解决他在木叶那些家长心里形象的问题。
佐助打住鸣人要说的话道:“这件事让那两个小子自己解决,你告诉他们,明天没有解决的话就让他们分屋子睡。”
木叶丸于是跟领了圣旨一样一溜烟跑了。
鸣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佐助无奈的笑道:“真是得了某人的真传啊。明明是宇智波的后人。”
鸣人坏笑着道:“嚯?明明是“我们”的孩子,像我有什么不对?!”他对佐助调笑一番后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俩小子.......”
宇智波佐良和漩涡面麻小朋友从木叶丸老师这里收到来自自家家长的“要挟”,对此宇智波佐良撇撇嘴表示不屑。
面麻揉了揉他柔顺的头发,露出了一个微笑。
于是第二天早上,站在讲台上的变成了笑的温柔的一塌糊涂的漩涡面麻。
关于漩涡面麻,鸣人和佐助都觉得这孩子有点长歪。他笑起来的时候跟鸣人不像,倒是跟的老爸—四代火影十分相像,连性格也很相似,总是对人对事都非常温和。
因着深知没有家人的痛苦,从小鸣人佐助两人便给了孩子满满的宠爱,但却不溺爱。在这环境下长大的漩涡面麻和宇智波佐良内心充实,且面麻十分宠自家弟弟。
面麻往台上一站,在还在激动的瑟瑟发抖的木叶丸老师当背景下,用他有点磁性的声音缓缓的讲了一个关于两个男人的生死的故事。
他的故事很短,但却很吸引人。最后他总结道:“父亲的确是很强大很酷,但是母亲也会很温柔。所以我认为,不管是拥有两个父亲还是一个父亲一个母亲,只要他们爱我们,家里总是充满着幸福的感觉的话,就完全没有问题。”
“因为我们都是幸福的人。”
第三天,鸣人一打开门便收到了来自木叶丸深深的拜服。
木叶丸说,就漩涡面麻的那一番话,感动的整个班级哭的稀里哗啦,回到家再也没有纠结父亲母亲的问题,倒是说了一些爱呀幸福呀之类的话,让所有的家长都被感动了一把。家长们又撤了那些状书,说木叶丸实在是一个灵魂导师,自家熊孩子都能稍稍变乖了。
最后木叶丸离开的时候,发自内心肺腑的说道:“鸣人哥,就你家那俩孩子的两张嘴将来绝对能引起忍界的又一次大改革啊!”
鸣人无语的送走了他,转身就看见佐助好像挂着一丝微笑。
他笑道:“很开心嘛,在想什么?”
“想起了我们小时候,可比面麻和佐良要更难教啊。”佐助道,他终于在漫天痛苦和仇恨的回忆里回忆起那么些温馨的事情了。
“哈,就这俩小子还差的远呢。”鸣人毫不客气道:“现在想想,可真是辛苦伊鲁卡老师了呢,嗯,还有卡卡西老师。”
佐助笑出了声。
鸣人心里一阵阵暖流流过四肢。他坏笑着走向佐助,忽然迅速出手按在他的胸口上,两秒后瞬身到了卧室那张大床上,压倒在佐助身上蔫坏蔫坏的笑道:“昨天晚上你跟我打赌说到底面麻和佐良谁会先解决这个问题,结果是我赢了,现在我得把奖励拿回来吧。呐,佐助。”
佐助无奈的却又带着微不可查的宠溺摸了摸鸣人那一头短发,笑道:“好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鸣人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卧室的门被关了起来,带起风吹动一室温暖。院子里,樱花被风吹落,又是一年春来到。
而我们的日子,还很长。

END



请不要被面麻小朋友的表象欺骗,他是温柔腹黑型的,和四代那种天然呆并不一样。

评论 ( 9 )
热度 ( 43 )

© 院长1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