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1号

把时间染上一缕黄,等你的开场。

【鸣佐】不曾错过(第十八章)

一只手猛的抓在伊兹莉的手腕上,与此同时一条黑色的人影飞快的闪进了闪电里,瞬间被光芒埋没,还来不及看清那里发生了什么,刺眼的光芒很快的便消失了。空地上只留下一条淡淡的黑色印迹。
佐助眉头一皱,眼睛瞬间变红开启了血轮眼。
抓着伊兹莉手腕的人瞬身离开她身边,闪现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只听见他悠闲地道:“好久不见,伊兹莉。”
伊兹莉睁大双眼看向那边。
那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五官端正,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让人不由得有些心生好感。“你是谁?”她问道。
那男人无声的笑了一会,道:“对了,这个世界的你根本不认识我啊。我都给忘了。”他似有些苦恼的用食指和拇指捻了捻下巴:“那个世界的小伊兹莉可是格外的让人喜欢啊,就是有点浮躁了些不太好掌控。”随即他双手一摊,无所谓得道:“嘛算了,反正也无足轻重。”
佐助的草雉剑飞出,直直的刺了过来。
男人仿佛没有看见一样,只是在剑峰到达时微微侧了脸,草雉剑刷的擦过他的左颊深深的扎进了地上。
佐助神色郑重起来。此人不仅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木叶,而且轻易躲过了自己的攻击。
他厉声问道:“你是谁?!”
“真是个不礼貌的家伙啊。”那人的音调慢慢下沉,开始有些嬉笑的口吻到最后却又些危险的意味,他的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整个人从温文无害变成了张着大口随时可以将人吞噬的蒙在黑暗里的未知生物。
伊兹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我没有名字,”他缓缓的一字一字道:“但是你们可以叫我神。因为我即将成为统治你们的神!”“疯子!”佐助冷漠的评论道。
自称为神的人一顿,然后蛮不在意的道:“无所谓你怎么想,反正不多一会,你就会和漩涡鸣人一起去死亡的世界了。”
佐助正欲说什么,此时忽然一亮,只见一道闪电不偏不倚的降在男人的头上,随后只听咔嚓一声,男人的头顶冒出了白烟。
一个耀眼的黄色从天而降,伴随着落下的大雨倾盆,来人严重不满的说道:“噢?是谁说要我和佐助一起死来着?!”
然后啪唧一下压在了头顶还在冒白烟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伊兹莉感同身受的挤住眼,抽了抽眉,看着都替趴在地上的那个人疼。
这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被闪电和雷劈后又充当了人肉坐垫的神明。
还是自封的。
漩涡鸣人从地上爬起,一眼就捕捉到他正对面不远处被雨水淋湿的佐助,目光黏在了他身上。
他欢欢喜喜的摇摇手叫道:“佐~助!!!”
佐助的眼睛迅速在他身上扫了一圈,发现他胸口上虽然绑着绷带但是身上并没有受伤的痕迹,整个人精神充沛。俨然不像当初濒死的模样。于是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这个的确是鸣人。
鸣人瞬身到佐助面前凑近他,仔细的观察一番后边点头边作出结论道:“嗯嗯,看起来精神不错。”然后他转过身看向还在地上抽搐着的人,道:“看来辉夜已经被封印了。虽然非常遗憾当时我不在你身边佐助,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现下,让我们来问问这个口气这么狂妄的人是什么来意吧。”
那人缓缓的抬起了头。
鸣人惊讶道:“这不是那个世界里伊兹莉的师傅么?!好像是叫耶西来着,难道是这个世界的?!”
他神色一凛,对佐助道:“佐助,在那个世界里这个人可是骗了伊兹莉的信任控制她去刺杀“你”,所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耶西桀桀桀桀桀的笑了起来,笑声诡异。伊兹莉都忍不住要汗毛倒立了,如果他的脸上没有那么多土,头发也没有根根直立像是倒了毛刺的冲天猴一样的话。
“真是无知的,人类啊!”
耶西周遭忽然风起,黑暗的边缘自裂缝撕开,黑色自耶西身后蔓延吞噬他的眉眼,只留下空洞的眼睛。
鸣人惊讶道:“黑绝!!!”
“不可能!黑绝已经被鸣人......”佐助一顿,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咬牙道:“分身术么?”
“不愧是宇智波。”耶西身体的一半已经变成了黑绝,却又似乎不太一样。他摇摇头,道:“分身术里的恶意很容易被漩涡鸣人查探到,但是身为本体的我却没有。而且,我即是黑绝又不是黑绝。我的意识吞噬黑绝的意识,得到了他的能力。”
“你们打败了辉夜,将她封印起来了。真可惜,我不能将她吸收,化为自己的能力。但是她在的话,又会阻挠我统治人类的乐趣。这样也好。”
“剩下的就是将你们两个人吸收为我所用,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挠我了。呵哈哈哈哈哈哈。”
佐助不屑道:“哼,说到底也不过是无法吸收辉夜的力量于是借我们的手封印辉夜,看来你也没多大本事。”
鸣人符合道:“的确如此。”
“哼!”耶西伸出左手,肉眼可见的黑色在他手心汇聚成一个能量球,他上下颠着能量球,道:“能力这东西,可不是用来说的。”
随即他将那球一下抛了出去。
鸣人和佐助左右各自散开躲开,鸣人边道:“喂喂喂,复制别人的螺旋丸就算是本事么?”
却见那颗球飞到不远处忽然变大,一口将周围所有东西都吞噬进去,黑暗消失过后,所有有生命的东西包括树木和飞虫,都化成一地灰黑色的灰烬。
鸣人和佐助的神色严肃起来,那并不是普通的能力。
伊兹莉的瞳孔放大,双臂合在胸前浑身发抖。她一边恐惧一边用颤抖的声音道:“影子吞噬万物,黑暗过处,寸草不生。当年我们一族就是因此灭亡。你到底是谁?!!!”
耶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在非常偏远地方,当时有这么一个特别的族,族里所有人都没有血缘关系。大家都是因为各种原因辗转流浪,最终选择留在那片土地上,开始渐渐的成为一个不以姓氏作为标准的族群。那里有着战乱后独存的血限结界者,特立独行忍术强大的旅人,也有一心向往和平和普通人,所有的人都过着平淡却幸福的生活。
当时大家推选了一位深受所有人信赖且忍术高超的人成为族长,大家都希望可以在他的带领下过着普通的生活,不再受战争、孤独、流浪的痛苦。他们联合起来在村子外围设置了强力的结界阻止外人的入侵,就这样这些人自成一个族群。那样的幸福延续了几十年后,终于被摧毁。
那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某个有着血限结界的前辈的朋友的仇人找到了他,并杀死了他最好的朋友。他痛苦难当,发动了时空忍术召唤出了另一个世界的他的那位好友,只是召唤回来的那个人不仅杀了他的仇人,还灭了整个族。
那晚,从那个人身上泛出来的黑色比黑夜还要深,似一条条毒蛇四处奔走,将人类动物植物吞噬殆尽,留下一地厚厚的灰烬。之后那个人就消失了。幸存下来的人只好又离开这片曾经祥和的土地,寻找新的家。
伊兹莉就是那个发动时空忍术的人的后代,这个术自那便被列为了禁术。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院长1号 | Powered by LOFTER